驱逐舰真是太棒了!

德不配位啊,某某某
虽然喜欢过你,但我有较为准确的价值观和个人定位,干不得那种盲目疯狂个人崇拜以及人生攻击。
明天试一试穿好法批带好生写,等排到我了就扔到桌上“老娘早**不饭了”

“你终于还是来了。按日子算,早了点。”
刘炅然停下写字的手,把笔搁在笔山上,木质笔杆和青瓷碰撞发出令人愉快的叮当声。
“袁航。”
“你知道是我?”梁上那人身形一怂,从房檐上飞身下来,动作轻盈,只剩衣料与空气摩擦的声音。
“刘氏凌云腿第十五脚彗星袭月,灵动无声”刘炅然捧起手稿,叹了口气“全天下就只有两个笨蛋会踩出动静。”
“多亏你这个倾囊相授的好老师嘛。”袁航笑笑,拉出太师椅一屁股坐上去,直奔主题:“听说你在找我?”
“确实。莫非是阁下闻讯,特意从房梁上下来找我叙旧 ?”
袁航耸耸肩:“那当然,我手上可没有刀枪,总不能是来杀你的吧?”
“我脚下不用轮子,你手上不用刀枪。”
“你不信那就算了。”袁航撅了撅嘴,“都快十五年了,撒谎还骗不过你。”
“我倒真心希望你只是找不到门房,只好从屋顶爬下来。”刘炅然拖着椅子转过来,眼睛却仍盯着手上的稿子,“老头子还是太心急了。”
“可惜我不像你那么擅长迷路,迷了路还大吼大叫。”袁航眨巴眨巴眼睛,“说说吧,你怎么知道是谁让我来的。”
“派你来杀我这种蠢事,没谁了。
风吹帘动,书案上的烛光一闪,突然熄灭。
袁航不知道什么时候腾身跃起,掌风迅猛,直扑刘炅然的太阳穴。帽带被割裂,帽子翻在地上,发出轻微的噗呲声。
刘炅然仍冷静地靠在椅背上,呼吸平稳。
“请我来杀你,如何成了蠢事?”袁航精准地停了下来,将内力缓缓逼回。
刘炅然在黑暗中抬头,对上袁航的眼睛。那双漆黑的眸子如水一般平静,仿佛倒映着满天的星光月光。在这星光月光之中还有影影绰绰的自己,让刘炅然想起十五岁那年的星空、轻笑、承诺、和第一个吻。
“因为袁航喜欢我。”
一阵狂风暴雨袭卷过原本平静的水面,将原本深藏其中的人影溺死。
“你还是那么会说笑”袁航最终跌坐回去,手无力地垂下。
“你信就好。”
刘炅然把烛台扶正,重新点燃。她的脸被跳动的火光照得忽明忽暗,有种奇异的神采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微博上匿名是因为会被我妈看到...(´・_・`)我就搬lof上了ˊ_>ˋ下面写啥可能看心情